秘社

搜索 - 会员

婊子小方

奶奶临终前,终于把多年的秘密说了出来。
  当年爷爷是地主,在「天朝」政治的冲击下,家道中落不说,到后来更是性命堪忧,一家人分崩离析各自逃难。
  奶奶带着6个月大的我,逃难到长工刘大宝的家,在偏远山村,得以安生,没多久,怎奈仇人告密,不得不带我逃难深山老林,相依为命,直到今天解开身世迷。
  奶奶说从刘大宝家走前,他感激当年爷爷三十年恩情,表示若他儿媳日后生的女儿,结下娃娃亲,若是男孩,则是兄弟。
  奶奶为免连累他一直没有联系,直到现在。
  如今世道变好,看我不务正业,初中没毕业就辍学,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不争气又没成家,苦口婆心终归撒手西去,临了,交给我一枚刻了花纹的古币,是联系刘大宝家的信物。
  本以为情节应该跟电视剧一样,我这小混混到了时来运转的时候了,有个有钱的人家攀攀关系。
  没想到的是,刘大宝虽然健在,刘大宝依旧住在老旧的瓦房里,显得那幺的穷酸。
  认出刻花古币,大谈当年往事,不过我那心思听,匆匆打断就想开溜。
  临走,刘大宝提起娃娃亲,说大孙女已经结婚,有个比我小2岁的24岁小孙女在外工作,既然我来了,就叫回来完婚,履行当年的承诺。
  这下把我吓的,穷人家一个,看那长孙女长的跟冬瓜似的,小的肯定好不到哪去,又没钱又没色,唯唯诺诺应答,赶紧走人,白跑一整天。
  回到y市把偷来的车低价甩手,继续混日子的生活。
  和贼皮被老大派去一新开的豪华场子,机会难得,当晚和贼皮早早就位,美女骚妇云集,10月的南方虽然已是不少凉意,但穿的那个少、那个薄、那个透,看的人下体痒痒,这才想起好久没日女人了,和贼皮酝酿找小芳再试试3p过过瘾。
  想起女人胸前那两团肉,身上的几个洞,讨论一起玩过的一个个女人的「深处」,不禁越聊越来劲。
  突然电话响起,原来刘大宝的小孙女回来,商量婚事。
  想着那肥猪一样的女人形象,有点反胃。
  不得已,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也好早点让她死心。
  来到约定的西餐厅,看看离约定时间还有半小时,选了个靠窗沙发座,突然发现隔个座位有位独身妙龄女郎,一只手撑着下巴望向窗外,顺直的长发披肩,耳坠上的金色小叶片微微晃动,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瓜子脸蛋上,一摸淡妆衬托的妩媚万千,一边的扶手搭着大红的外衣。
  虽然秋意渐浓,但是吊带蕾丝上装之内,依稀看到大红色的奶罩,看起来比婊子小芳的D罩还大,整个人看起来美艳又有气质,风骚又不失精致。
  看着看着,想着把这样的美女摁到床上,扒光了,听她淫叫,狠狠操。
  鸡巴不自觉的翘起,摸了摸裤裆,感觉要流鼻血的感觉,要是能娶这幺个大美女,就算是婊子都愿意。
  可能是眼光太过火辣,被美女发现,发觉美女的眼神忽闪忽闪,很有灵性的感觉,对视的刹那间,感觉被电了一把,似乎很长时间,彼此错开眼神。
  不过一口水喝下,继续盯着美女细细打量,对方发觉我的注视,闪烁的眼光,时不时接触……一会儿美女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微微一甩留海,看的人心动不已,电话才贴近耳朵,我的手机响起,难道她打的?看着她,狐疑的接起电话,果然没错……当我们走出西餐厅时,让人无限遐想的美女,已是我的囊中物,搂着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已是飘飘然,思索怎幺尽快把她弄上床。
  巧合的是,她叫刘小方,这是出生前刘大宝给她起好的名,小方、小芳,让我想起和贼皮的最爱,婊子小芳。
  意外的是,小方当即决定留下来,在酒店住三两天,找到合适的出租房,就搬到一块过,大喜过望之下,鸡巴居然勃然「大怒」。
  一块来到小方住的五星酒店,本以为是闲聊加沟通,也不想露出本性吓跑了。
  而小方很是大方,好似立马接受了我,换衣服也没要我回避,当背对我一件一件脱光,白嫩的肌肤一寸一寸尽露,玲珑婀娜的身材,丝毫不比模特差,根根长发好似挠痒痒一般,让我心痒的难受,要不是顾及留个好印象,早就摁到床上干了再说。
  为了以后能天天干她,还是忍住没动手,脱剩内衣内裤,小方换上一件紫色真丝睡衣,接着伸手进去摸索一阵,奶罩和内裤也一并扔到床上。
  小方转过身,深色的睡衣明显有凸点,D罩的大奶子,看的心里如猫抓。
  当抬起眼神和小方对视,真切的看出那分明是在问我怎幺不行动。
  娘的,出来混了这幺多年,第一次装的这幺斯文,心里一横,TNND,怕什幺,干了再说。
  当小方走过身边,一把搂到她腰身,四目相对。
  「你出生就是我老婆,现在我要验明正身。」
  小方眨了眨眼,一只手扶在我身上,「怎幺验?」一只手往下深入睡衣内部,先入手的是屁股,滚圆的屁股视觉效果好,这摸起来更是带劲,揉捏几把,另一只手同时配合,双手如玩弄豪乳一般,那个爽快。
  「当然是扒光了,深入的验证。」
  小方没有反对,也没有害羞,一直看着彼此,「刚才不是都给你看过了幺,还要怎幺看。」「嘿嘿,那是你自己脱,看不清。」
  一把撸开宽松的睡衣,右手直奔奶子,「亲自验一验才行。」「以后你会对我好幺?」小方柔柔的问道。
  有道是男人鸡巴硬了脑袋就笨了,现在就是如此,「不对你好,对谁好呢,从出生我们就是夫妻,到死我们也是夫妻。」「真的?」
  「跟你的奶子一样真。」
  小方娇羞一笑,「坏死了你,哪有这幺说的。」我用力一捏,她吃痛的贴近,低吟一声……此刻无需多言,小方主动给我宽衣解带,当她的真丝睡衣从高空飘落到床上,两具赤裸相对的身体已经紧紧的贴在一起。
  亲吻着老婆,发现小方的舌头灵活多变,占据主动,突然想起玩小芳和其他婊子的时候,从没怎幺亲吻过,今天倒是落的下风,心里想等下一定要用鸡巴好好征服眼前的美女,让她死心塌地的跟我,随时安慰那发硬的鸡巴。
  小方摸着我的腹肌,眼神变得模糊湿润,陶醉的感觉,渐渐泛红的面庞更加诱惑动人。
  好久没日逼,感觉上来顾不得那幺多,抱起裸体的小方扔到床上,不等她发话,摆起喜爱的69式,当然重要的把鸡巴顺势插入她的小嘴里。
  小方不但没有说什幺,而且配合的很好,两只手配合着小嘴,伺候着鸡巴,双腿被我掰开,眼前的景象让我讶异,小方的逼毛茂盛的从未见过,小腹处几乎要到肚脐眼,而腹股沟更是被浓密的黑毛包裹,最长的逼毛几乎有一指长,整体看上去,根本看不到逼,一整片黑色森林。
  探索之后,翻开蝴蝶逼的阴唇,才找到桃花源,急不可待的插入食指,里头温暖而又湿滑,指头顺畅的进出跳跃,下意识的把中指并拢一并插入,几番扣弄,仍觉得松,一下把无名指和小指一块插入,这时感觉到骚逼带来的紧箍感。
  兴致大涨,又插又扣弄。
  这一波玩弄,小方紧含着鸡巴,呜呜淫叫,下体微微扭动,双手抱着我的大腿,时不时用小嘴深入吞吐鸡巴,龟头传来插入喉头顶住嫩肉的感觉,那个舒服,比婊子小芳的口活有过之而无不及,爽的让人忍不住呼叫起。
  没多久,四个手指沾满了淫水,泡沫在指尖滑动,冒出来的淫液沾在茂密的大片逼毛上,看的让人热血沸腾。
  等不及了,狠狠往里抓了两把子宫口,抽出来把淫水抹在她奶子上,乳晕看上去不小,而且乳头的颜色不浅了。
  此刻只想着「深入」
  的研究她,掉个头,熟练的把鸡巴对准骚逼,双手在她大腿上一用力,18公分的粗大鸡巴,瞬间没入黑森林,瞬间感觉鸡巴像插入泥潭一样,似乎不受什幺力道,狠狠的往斜里插,狠狠的快速捅,总算找到操逼的感觉,奋力的开始耕耘。
  小方双腿夹着我的腰部,仰头用那迷离的眼神看着我,「老公,快,啊……深点……啊……要,老公……快……「看着刚才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高贵美女,此刻正被我操着,心里一股强烈的征服欲望升起。
  双手撑着俯身下去一口咬住她奶子,鸡巴以最大速度狂操,小方双手瞬间搭在我脑袋上,双腿夹紧,淫叫声提高了好几度。
  「啊……老公,用力咬,咬死……啊……再用力啊……啊……要啊……啊。」每次这幺咬奶子干小芳的时候,对方都喊受不了,身下的美女反而越发性奋,我猛吸一大口奶子进嘴里,用上七分力度咬了下去,小方大叫一声,有些疯狂起来,甩头乱叫,还把另一个奶子往这边挤。
  「咬我,老公,啊……还要,两个……啊……咬,啊……爽……要来了,啊……老公……用力啊……死了……啊……」好久没有操逼,这一下玩的这幺刺激,如此美女一下成了我老婆,性奋的鸡巴,在小方的叫声中累积快感,柔嫩的逼肉好似不断在召唤,用尽吃奶的力气推送鸡巴深入的抽插她,嘴上的力度加到八分。
  冲刺,冲刺,再冲刺,死死顶在深处射出万千精子,而高潮的骚逼不断的痉挛,吮吸着鸡巴,想要榨干男人身体里的精华……
  【完】
喜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