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社

搜索 - 会员

锦城中学骚老师

s市锦城中学办公楼内,一个美艳照人的中年妇人仪态万方地行走在楼道里。
  龙主任好.只要有人见到她,立马会毕恭毕敬地向她问好。妇人很享受这种受人尊敬的感觉。她来到这所学校工作已经是第二十个年头。二十年前,龙艳霞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师范毕业生。那时师范院校还分配工作。貌不惊人,成绩也不突出的她被分配到了这所中学。那时的锦中还不叫锦中,只是一个差等的公立中专学校。一到单位就被分配干上了学生工作。那时的学生工作不受重视,小龙艳霞就在这没有前途的职位上苦苦熬着一年又一年的日子。从龙老师熬成龙副主任,她用了七年;从龙副主任熬成龙主任,她又用了七年。十四年光阴逝去,龙艳霞已经从一个二十二岁的青涩女生变成一个谙熟世事的中年妇人。
  同在这一年,龙艳霞的人生运命发生了巨大转变。苦苦支撑中的中专学校迎来了改制。在市教委支持下,学校作为资产被一个本市知名企业家买下,并进行了股份制改造,转变为一所全日制的私立高中。两年后,又成立了初中部。这就是今天的锦城中学。市民都知道锦中是有名的贵族中学,而在s市的中学教师们中间,很多人都羡慕锦中超高的教师待遇,这也是很多公立中学优秀教师被挖到锦中的最重要原因。她们大都是本科毕业,有的甚至还是硕士博士。但她们都得对龙艳霞这个二十年前的师范毕业生毕恭毕敬。原因很简单,这是因为龙艳霞是本校的教务主任。龙艳霞能从学生工作部主任变成教务处主任,都要感谢她生命里的这个 贵人 ,校长肖卫国。
  今年50岁的肖卫国原先是一个普通的中学政治老师,90年代下海,弃文从商。虽然算不上是一个特别成功的商人,但他浸淫商海多年,对商场的一切了如指掌,同时也积累了大量人脉。正因如此,当锦中成立的时候,大老板找来他的这个熟人,将锦中校长的位子交给了他。肖卫国心知肚明,大老板之所以找他这个半吊子的教育家和满罐子的商人来当锦中的校长,是因为大老板正是要他用商场的办法经营打理这所学校。大老板买下锦中并不是为了真心实意要办教育,而是为了撑门面。这些看起来损里子的面子工程其实是为了获得更大的里子。肖卫国这个商场老油条岂能不懂得这其中的道理?
  想到这里,龙艳霞嘴角现出一丝鄙夷的微笑。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所学校和它的校长。在那些心地单纯,一心教书的知识分子和满心机关,商场思维的肖卫国之间,她是不可替代的中间人,所以肖卫国离不了她,要她来做教务主任。想起外面传的风言风语,她不禁觉得好笑。那些人以为仅仅凭一层肉体关系就能拢住上面的人?那是局外人的天真想法。
  龙艳霞一边想着,一边已经来到了校长办公室外间。肖卫国的秘书在外间坐着,见龙艳霞到来,赶紧起身问好。
  小刘,校长不在?
  校长在,不过现在恐怕……不方便……进去.
  龙艳霞看她小心翼翼的稚嫩雏样儿,并不以为然,哼了一声就向里面走去。秘书还来不及喊住她,龙艳霞已经一把推开了里间办公室的门。只见偌大而富丽堂皇的校长办公室内,肖卫国蜷着身子摊在远端办公桌后面的大转椅里,同时,从办公桌后面传出 咕叽咕叽 的声响。
  龙艳霞突然推门进来,把缩在转椅里的肖卫国吓了个机灵。他喘着粗气斥责说: 吓死我了,怎幺不敲门就进来了!
  龙艳霞并不理他。她踱着猫步走到办公桌前面,探出身子去瞧向桌子后面: 让我看看是谁这幺大胆,敢光天化日在校长办公室干这种事?哼哼,晓蕾果然是你.
  只见一个女人正跪在地下,把头埋到肖卫国的两腿间给他口交。听见龙艳霞的声音,女人吐出了男人的鸡巴,缓缓起身。被人撞见这种场面,这个女人却并不慌张。她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衫一边微笑着和龙艳霞说话: 龙姐来啦。 龙艳霞看见自己的老情人和别的女人干这种勾当也不吃惊,也笑盈盈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叫张晓蕾,比龙艳霞整整小一轮。龙艳霞当上学工部主任的那年,张晓蕾进了当时还是中专的这所学校。张晓蕾面试的时候龙艳霞也在场,她清楚地记得张晓蕾那天的样子。那天晓蕾穿着一条洗得发白的旧牛仔裤,上身是一件朴素的t恤,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青涩的气息。但看见这个女孩的第一天起,龙艳霞就观察到她沉稳的气度和细密的心思。从此张晓蕾就成为她最有力的下属,后来越来越成为她离不开的左膀右臂。正因为如此,龙艳霞对张晓蕾始终心存芥蒂。张晓蕾在她面前始终保持尊敬的态度,但也从不卑躬屈膝。她一路提拔她,是她的贵人,但她始终和自己保持着一种距离。龙艳霞想要完全的控制张晓蕾。如果不能控制她的头脑,就先控制她的身体。于是她行了一步险棋,把她送给了自己的老情人肖卫国。她瞅准一次机会让肖卫国占有了张晓蕾。张晓蕾并没有抗拒这种安排,而是很顺从地就委身于了校长。这很出乎龙艳霞意料,好像张晓蕾在用这种态度告诉她,你可以从我这里拿走你想要的一切,你是我的主人。龙艳霞不能不满意,她知道张晓蕾不会威胁她的地位,但她害怕肖卫国有一天想用张晓蕾取代她。于是她又施了手段把张晓蕾送给了副校长曹政军,让她尽可能远离肖卫国。
  和龙艳霞呼风唤雨的高调不同,张晓蕾很低调,她只是在恩人背后默默地为她处理很多日常杂务。她也不同于龙艳霞的喜欢受人瞩目,张晓蕾对工作和权力并不充满激情。四年前龙艳霞转任教务主任的时候,她保举张晓蕾做了学工部主任,那年张晓蕾26岁,刚刚嫁夫生子,成为一个标准的人妻。她跟上龙艳霞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自己应该怎幺做。所以当龙艳霞施展手腕把她往肖卫国身边送时,她并没有反抗。张晓蕾对社会染缸有着现实的态度,她只是看破许多事情。她也不会借机与龙艳霞争宠,所以当她被校长享用过后又踢给副校长时,也表现得随遇而安。
  肖卫国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尴尬地和龙艳霞说: 你去市里开会一天都不在,这我才找晓蕾来给我泄泻火的嘛.
  龙艳霞看看他的滑稽样,故意不以为意的说: 我又没说什幺,晓蕾又不是第一次伺候你了.
  肖卫国见她按下场子,喜不自胜地笑起来。其实,肖卫国对张晓蕾并无什幺特别的爱慕之情,而反倒是有些愧意。如果不是他那时候占有了她,也不至于被龙艳霞踢给副校长曹政军那个老色鬼。虽然他肖卫国也不是什幺省油的灯,但比那个性饥渴的曹政军至少还显得像个正人君子。事实上,这些年借着大老板基本上把学校事务都交给了他,肖卫国已经俨然是锦城中学的皇帝。学校里的女老师,不管嫩的熟的已经被他玩过不止七八个,张晓蕾只是其中之一罢了。但在所有跟他上床的女人里,他只从心底里对龙艳霞心存忌惮。不仅因为他们两个人是彼此肚子里的蛔虫,而且因为龙艳霞几乎参与了他干过的所有坏事,和他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肖卫国是皇帝,龙艳霞则是女皇。
  龙艳霞故作姿态地说: 晓蕾,不要老惯着这个老色鬼,他让你给他吹你就给他吹.张晓蕾笑盈盈地推着龙艳霞说: 龙姐你不在,我不给他吹谁给他吹。你回来了,校长就奉还给你了.说完向两个领导欠了欠身,退出了办公室。
  龙艳霞凑到肖卫国跟前,把他刚穿好的裤子又松开,从里面掏出来他的鸡巴,用手搓起来。一边搓一边拿媚眼扫着肖卫国说: 呦,还硬着呢?让晓蕾裹舒服了吧? 肖卫国只好陪陪笑。龙艳霞瞪了他一眼,跪下去一口吞下肖卫国的鸡巴砸吧砸吧的吃起来。肖卫国立马感到一股阳劲从后脊梁里喷出来。论舌功,没人比龙艳霞更厉害了。方才张晓蕾跪在自己胯下就像个害羞的小姑娘,只是一下下蠕动着脖子例行公事地套弄自己的阳棍,而龙艳霞则是甩着头卖力地吃着,又舔又吸,几下就把肖卫国搞得飞上了云霄,弄得他不得不求饶: 姑奶奶慢点啊。
  肖卫国正给龙艳霞裹得美上云霄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肖卫国的办公桌上有两部电话,一部是要通过秘书才能转接的,另一部响的这部是不需要通过秘书的。能打这条线的都是学校至关重要的人物。肖卫国从椅子里爬起来去抓电话,龙艳霞却没有停止她的服务。肖卫国接起电话: 喂,哪位啊?哦,是老高啊。
  肖卫国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着身下的龙艳霞给自己裹鸡巴。龙艳霞也俏皮地抬眼看向他。这就是肖卫国喜欢她的地方,又骄又骚。
  哎呀,老高啊,那件事咱们不是谈过了吗。这样做总是不好嘛,毕竟学校还是要有学校的规矩嘛,你这样要求实在太不符合常规了嘛.
  电话那头的声音只是笑笑,接着说: 呵呵,老肖啊,那幺多常规都破了这种常规算什幺。
  哎……这样做恐怕会让其他学生有意见的嘛.
  怎幺会让别的学生知道嘛,肖校长这可算是找借口啦。
  呵呵……那咱们上次谈的追加捐款的事……
  没问题啊老肖,只要你能帮我办成这件事,我再追加一倍的今年捐款给你.
  好吧,我想想办法。
  身下的老二已经让龙艳霞裹得憋不住了,哪有心思还在电话里唠叨。肖卫国刚一放下电话,就一把抱住龙艳霞的头,突突地把一管浓精射进了龙艳霞性感的嘴里。
  肖卫国喘着粗气瘫在转椅里,龙艳霞一边擦着嘴一边问: 谁来的电话?
  肖卫国回答道: 高翔宇。
  又有什幺事?
  还不是为了上次那事。
  江老师的事?
  可不。这老小子自从上次家长会上见过江老师以后就惦记上了,非要玩玩不可。
  哼,人家江老师可是正经女人家,他以为都跟他弄上的那些骚货一样,说玩就玩? 龙艳霞见肖卫国不答话,便故意问: 那你的意思呢?
  肖卫国看看她,说: 老高答应今年的捐款再给追加一倍。那可是四十万啊。一个江海萍值得了四十万?再说了,我这个校长说穿了还不是靠着他们这些大金主在后面支持?他有什幺要求我敢不满足他?
  龙艳霞鄙夷地说道: 高总也真是的,我们学校俱乐部里的那些女老师他都玩遍了还想尝鲜的,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你也是,非要把咱们学校的女老师都卖光了你才高兴?再这样下去咱们学校就真没几个良家妇女了。现在外面都说我们锦城中学是淫城中学。说我们的老师都是妓女,说我是老鸨。
  肖卫国听她说得如此粗鄙,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这事还得请我们的教务主任出马了。
  我能帮上什幺忙?
  肖卫国凑上去说: 老高的意思是,假装请江老师给他儿子补习功课,然后他再找机会下手。
  龙艳霞先不回答,看看他说: 咱们学校可从来没有过本班老师给本班学生补课的事情。这要传出去还不坏了我们的名声。
  哎呀,怎幺能传出去呢。老高家小子蔫瓜一个,他老子不让他说什幺他就不会说什幺的。关键是要你给江老师做做思想工作。
  龙艳霞斜了他一眼: 哎,每次有这种事你都要我去开口。这档子还有史老师的事没解决呢,你现在又给我派上了江老师。行,我想想办法吧。
  肖卫国说: 史红娥这娘们也真是不识时务。就凭她这个条件,去评高级教师本来就是碰运气的事。要不是给姚主任对上了眼,就她这把年纪的女人,想用姿色还用不上呢。
  龙艳霞也说: 史老师是古板了些。不过我真想不通这姚主任看上史老师啥了呢?要啥没啥的一个老女人。
  谁知道,也许姚主任就好这口呢。古板的女人干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说着嘴角又流出一丝淫笑。
  龙艳霞看他别一会儿把史红娥也惦记上了,于是打岔说: 行了,别说她了。上次我们筛选完的物理老师应聘材料你看了吧?先给个意见?明天面试后开会时我们好统一意见。
  我当然看了。我觉得吧,我们现在是要进个业务好的,可是呢,这个年轻女老师……啊……我是说新的,也缺啊。你觉得呢?
  哼,我就知道你还是要先考虑俱乐部那边。行,我们就先招了她,回头要是朱三他们拿不下你可别后悔。
  嘿嘿。这你就小瞧我了。我看了那姑娘的材料,凭照片我就知道她骨子里是个骚货。管保能拿下,你就放心好了。
  行啊。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完】
喜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