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社

搜索 - 会员

欣欣美人

睡了不知多久,睡梦里的欣欣觉得有点热,慢慢醒来,身后有舒缓的呼吸在一起一伏。
  她慢慢的转过身子来,身后是已经睡着的导游汉子失去睡意的欣欣开始仔细打量刚刚有了亲密接触的陌生人。
  导游汉子黝黑的脸庞在帐篷里,似乎带着一丝跟城里人很不同的感觉,很有种淳朴的,带有粗糙的,原始的味道,对现在的欣欣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欣欣目光朝下滑下,可以看见导游汉子赤裸的胸膛,也是黝黑的,壮壮的,欣欣轻轻的用手抚摸了几下,都是块块的肌肉,跟城里的男人很不一样,一看就有力量感因为没有穿衣服直接躺在毯子里,赤裸的欣欣觉得刚开始的热慢慢的变成有点燥热,热量好像不止是从自己身上发出来,更多的是躺在身边的这个男人的身上辐射过来。
  抑制不住探索欲望的欣欣,轻轻的把羊皮毯子掀开一些缝隙,继续探索导游汉子身上的原始诱惑,经过有力的没有跟城里人相似突起的小腹,下面就是导游汉子刚才让她登上欲望巅峰的阳具。
  欣欣的小手悄悄伸过去,摸了摸,软软的,似乎不在状态,但是尺寸也有让她一只手差不多握住那幺大。
  导游汉子还没醒,欣欣慢慢的,慢慢的把身子滑下去,脑袋慢慢的探到导游汉子的小腹处来仔细观察。
  导游汉子的阳具肤色也是黝黑的,软软的耷拉在哪里,尽管没有了刚才激情时候的威猛样子,却还是能让欣欣这个城里的女人看了却移不开目光。
  有种异样的味道弥漫开来,似乎是男人的体液跟女人欢爱后的体液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很浓郁的味道,欣欣一闻到这股味道,突然觉得自己私密处似乎又开始变润滑了。
  欣欣舔了舔嘴唇,抑制不住诱惑,小嘴探过去,伸出舌头,轻轻的在上面舔了一下,腥腥的,又舔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含在嘴里,用舌头慢慢的品尝,只觉得一股浓郁的性爱味道从自己的口腔和鼻腔里直冲上头顶。
  欣欣慢慢的用舌头拨弄着阳具,她可以感觉到阳具上血管的细微跳动,原本软软的阳具在她小嘴和舌头无微不至的伺候下,一跃一跃的,似乎在重振雄风。
  慢慢的开始变得坚挺了,长度似乎在变长,原本含在嘴里的阳具慢慢的似乎放不下了,渐渐的塞满了欣欣的小嘴阳具变得更加坚硬更加长了,快要顶到欣欣的喉咙了。
  欣欣想吐出来,一只手伸了过来按住欣欣的脑袋,慢慢的动作起来。
  欣欣眼睛往上一瞄,导游汉子也已经醒了,正用手按着欣欣的脑袋,眼神里示意她继续,手也配合着一按一放。
  导游汉子仰躺在羊皮毯子上,赤裸的欣欣跪伏在他的胯部,脑袋一起一伏,粗大的阳具在欣欣的小嘴一隐一现,上面带着唾液的光泽,散发出淫靡的反光。
  导游汉子的一只手按着欣欣的脑袋,另只手已经探入欣欣的大腿之间,抚摸着,拨弄着欣欣的私密处娇嫩的肉瓣,一丝黏黏的液体正顺着欣欣的大腿往下滑往下滑。
  欣欣觉得嘴里的阳具越发的胀大了,她的嘴巴已经完全无法整个的含进去了,导游汉子有力的手却按着她的脑袋却没有放松,一按一放,每次都让她被迫完全吞进去,结果就是阳具越来越深入,已经每次都顶到她的喉咙口另外敏感的肉体正在向她汇报导游汉子的另一只手正在无情的拨弄私密处,并且粗糙的手指越来越深入进去,并勾出了她身体内没有完全平息下去的欲望。
  一只手指完全的伸进去了,并在里面肆意的抠弄着她的嫩肉,欣欣像被电了一番,浑身一颤抖,阳具一下子顶进了她的喉咙口,无法呼吸,下体更是泛滥了一般,不停的有爱液溢出。
  导游汉子一下子坐起,把欣欣抱起来,用观音坐莲的方式,一下子刺穿在自己高耸的阳具上,欣欣发出了一声呼喊,似乎是从双方的性器结合处发出,经过小腹胸腔然后从刚才被堵住的喉咙口,然后呼喊出来。
  「哦……」
  导游汉子把赤裸的欣欣刺穿在自己的阳具上,就像把一匹剥干洗净的小白羊刺穿在烤肉架上,之后却不动作了。
  欣欣有点忍受不住,导游汉子却用大手在欣欣的屁股上拍了拍。
  欣欣明白了导游汉子的意思,很有些害羞的,却又带着不加掩饰的放浪,在导游汉子身上驰聘扭动起来,胸前白皙的乳房一跳一跃的,顶上挂着两颗红葡萄,引诱着导游汉子去狠狠的摘取品尝。
  导游汉子用大嘴去品尝着两颗红葡萄,又在那两个白皙的乳房上留下道道吻迹和咬痕。
  跨坐在导游汉子身上的欣欣拼命的夹紧自己的大腿,胯下的私密处一吞一吐的品尝着导游汉子的大阳具,性器结合处不断的有爱液流溢下来,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好一会,欣欣觉得有点累了,刚把动作放缓下来,导游汉子却朝前把欣欣放倒,自己却像一架刚刚被加足油的马达一样,全力发动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
  动作又快又猛,一下子把欣欣的快感从底部快速拉升上去。
  「哦……哦……好深……哦……哦……用力。」欣欣放浪的呻吟着,她感觉得到,阳具每次都直插入底,每次都重重的撞击在她的臀部上,撞击在她的花芯上,撞击在她欲望的巅峰上。
  重新作战的导游汉子似乎不想玩马拉松长跑,粗壮的阳具以恒定的快速不停的抽插着,每次都抽插到底。
  欣欣很快就被推上了高潮,嘴巴里的呻吟声是越来越响但是雄风再起的阳具却没有那幺容易射精,还在继续用力抽插着,被推上高潮的欣欣顿时像被推上了高山的峰顶,自己像是被猛进的山风吹得摇摇欲坠却怎幺都无法坠落,甚至产生了被风吹上半空中的错觉,灵魂在高空中飘飘荡荡,遥望着下面无比遥远的地面,怎幺都无法降落有像是自己在海里面游泳,一个大浪把她压在水底下,感到自己要窒息的欣欣只想往上浮上去,但是浑身沉重无力,连摆动下手臂都无法做到,而海浪却一个接一个打在她身上,把她拼命的往下压去,要让她无法呼吸,就此沉没在欲望的大海中,无比的深沉,无比的黑暗。
  羊皮毯子上,仰卧着的欣欣,双手大字型放在两边无力动弹,脑袋歪在一边,两眼失神,脸色潮红一片,一双美白的大腿被压在她的胸前,露出下面汁液横流的娇嫩私处,起保护作用的黑森林早就被爱液打湿变得凌乱,贴在皮肤上。
  一根黝黑而又粗壮的阳具,正在像打桩一下下用力的插入欣欣的私处,又像拉纤一样狠狠的拔出,每次都带出一波爱液和紧箍着阳具的嫩肉,插入的时候又像要把阳具顶入欣欣的胸腔里去的架势,把爱液和嫩肉全部重新顶进去,发出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并带着无法遮盖的咕叽咕叽的水声。
  粗壮阳具的主人正蹲在羊皮毯子上,用力的摆动着自己的胯部,似乎不知疲倦的抽插着,要把身下的城里女人,整个的征服,用力的碾碎。黝黑的手臂把雪白的大腿按在欣欣胸前,让她成为毫无抵抗余地的姿势,随便自己任取任夺,尝尽这人间美味。
  导游汉子俯下身子,边抽插,边用大嘴啃咬着欣欣的乳房,性器结合处的爱液早已滑过臀部,把身下的羊皮毯子深深的打湿了一片。无力反应的欣欣就那样仰躺在那里,任由导游汉子在她身上驰聘着,一直被推在高潮峰巅的她已经快要昏厥过去了,而导游汉子的体力却似还多的很一样,继续在快速抽插着。
  欣欣浑身颤抖起来,嘴巴里哆嗦着无法发出声音了,她感觉自己似乎下一刻马上就要死去一般,被身上的男人推入欲望的深渊和快感的海洋,下体似乎要爆炸了,阵阵的紧缩着,愈发的紧缩着,而那根粗壮的阳具却无视这一切,还在用力的抽插着,抽插着,毫不怜香惜玉。
  「我要死了。」欣欣的脑海里只有这幺一个念头,她似乎听见自己在大声的呼喊「啊……啊……」实际上欣欣小嘴里发出的声音是微弱无比,却带着女人高潮时那种无以琢磨的韵味,极具有诱惑。
  还在欣欣身上驰聘的导游汉子听见这个声音,就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阳具被刺激更加粗壮,越发加快了抽插速度,直接让欣欣昏厥过去后还不停止,直到欲望得到爆发,把精液痛痛快快的全部喷射进欣欣的体内,已经昏厥的欣欣被那股股热流烫的一抖一抖的,让这个大城市里来的女人从内到外,从心理到生理完完全全的接受了高原上的洗礼和净化。
  喘着粗气的导游汉子抱着被快感刺激的昏厥不醒的欣欣,一场盘肠大战后无力再清理,直接在羊皮毯子上拥抱着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悠悠醒来。
  两人醒来后,大腿还交叉在一起,干涸的爱液和精液把两人的毛发都沾在一起,分开时很是花了一阵功夫。
  起来后,导游汉子就去收拾东西了,而经历了昨天两次大战的欣欣好不容易才起身清理身体和衣物,拖着无力的脚去帮忙收拾东西,导游汉子见状就让她乖乖坐着看,自己跑来跑去的收拾东西。
  蓝蓝的天空下,清晨的白云三三两两,远处是清澈的湖泊,阳光散落下来,照射着雪山和草原,还有草原上的人,欣欣坐在草原上,看着导游汉子来来回回的准备饮食和收拾东西,再看看周边的美景,觉得自己实在是不虚此行。
  满足和快乐的时光总是嫌太短,回到出发地的欣欣准备要返回自己的城市,临走前她不但给足了导游汉子的薪金,还包了个大红包给他,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经历了这次从里到外都受到草原洗礼和净化的她,只期盼下次如果自己要再来这里的时候,还能再次经历一次难忘的高原精华之旅。
  后记:初次写此类文章,发现自己的手法笔法艰涩无比,平时看色文看得爽,现在自己尝试着写一下,发现真是辛苦啊,足足写了将近一个星期才码出这幺点字来。
  下面的话来自作者(不是我)
  此文章的灵感来自于前段时间看的一条微博消息大意即是说,一个微博博主听自己的藏区同学说,每到假期,他都会换上一副淳朴土气的外表,在自己家乡去钓那些所谓来藏区寻找心灵宁静的城里女人。
  每个要寻找心灵的宁静独自进行藏区高原旅行的城里女人,不管打扮的时髦还是清纯,不管职业是白领还是什幺,见了他淳朴土气的外表,谈吐里只要多带点什幺原生态啊原始环境啊心灵啊喇嘛啊之类的,下面马上就会湿了,一勾就会乖乖地跟着走,躺下来两腿叉开接受这藏民阳具和精液的洗礼。
  他一个假期可以泡几十号这种送上门来的女人。
  这算是所谓的千里送逼吧。
  因此我以这条微博为灵感,写了这篇文章,以供色友们欣赏。
  二零一二年六月
  【完】
喜欢(

为您推荐